「妳的症狀隨時可能在戰鬥中發作。」布萊迪揚起眉毛。

赫利歐斯對著他瞇起眼睛,而西倫只是靜靜的回答:「我知道,我當然知道。」

赫利歐斯說;「你知道,你可以挑選其他搭檔。」他看著布萊迪:「穩定性高的。」

 

布萊迪淡淡的看進西倫的眼睛。「我從不做會讓自己後悔的決定。」他的眼神透著堅定,她銀灰色眼睛眨也不眨的回望。

在幾乎一片黑暗的黃昏,我絕對不會沒事自動衝進白金和魔獸廝殺的戰場上。

唉,廝殺是太誇張了,但對一個沒見過多少世面的人來說,我覺得其實也差不了多少。我一輩子都待在這小村莊,說是見識狹隘也不為過。

直到現在,我心想。終於,生平第一次感覺到所謂的「腎上腺素」。

一隻魔獸往我們這裡衝了過來,不過被一個女獵人雙刀齊下,倒地,速度接近音速。她看都沒看我們一眼,而我往她的目光望去,看到兩個男性獵人在打鬧

「妲希妮亞。」我們躲在一堆木箱的遮蔽後頭,而我的小表妹黛希拉拉我的手,骨碌碌的黑色眼睛看著我。

「噓,」我儘可能溫柔的說,其實我不喜歡她,不過那是在魔獸沒有衝進市集,而我是她目前唯一的依靠的前提之下,在這前提之下要溫柔也很難,我佩服我自己。「退後。」我也只能這麼說。我把她往後推,動作並不算溫柔,而我繼續半蹲在那裡。

在那個女獵人倒下的時候,我只是微微睜大眼看著她。

「妲希妮亞!」黛西幾乎是尖叫了,她再度衝上前拉的我的手。「幫她。」

我事實上是在心裡咒罵她,要怎麼幫?我咬咬牙,說:「我幫不上忙。」

這小女孩任性的尖叫:「不,妳可以!她剛剛救了我們!妳沒看到嗎!」這不是疑問句。

「黛西哈德森!」我惱怒的嘶聲說。但這黑髮小女孩一點也不甩我就逕自衝了出去。

儘管我心裡很想就讓她這樣出去送死,但是以後那些村民會怎麼看我?我阿姨又會怎樣虐待我?我平常已經夠慘了,根本就是灰姑娘(我才不相信王子這套,相信我,我這樣講自己也很噁)

總之我就是衝進戰場上,並同時高興我的我的腳步比她快(應該的,她才六歲,這死屁孩)。我非常不客氣的把她往後推,並嘶聲說:「讓我來。」

我開始檢視地上的一個東西,反正越重越好,我挑了一個(在黑暗中)長棍狀的東西,然後我做了我的習慣性動作──不管是打羽球還是劈柴都好──我左手輕輕把它往上一拋,右手隨意一轉,而那棍棒狀的東西另一頭居然發出光芒,那是個接近 一公尺 長的刀子!

我一定近視了,啊!該死的我是全村第一個近視的人!我當下的想法。

不過我也不知道是怎麼的,腦袋迅速被另外一個念頭取代:她剛剛救了我。

我拿起刀,往那魔獸丟去──牠正在聞美味的白金獵人肉──也不管準頭如何,我唯一的想法是:回到家,我管絲塔阿姨怎麼樣,我一定要扁黛西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.S.貓 的頭像
E.S.貓

E.S的貓窩

E.S.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