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聲呼喊聲呼應了羅倫佐心中的想法。
      他怎麼還能想那麼多?他快死了,他心知肚明。但此刻,他感覺自己越接近死亡,越清醒。因此他腦子仍冷靜的分析他想到的每件事。
      羅倫佐聽過那些傳說。他記得。
      傳說中的督府旗下有一群人,長生不老、身手非凡、能力超群。有些長者甚至說他們不是人。
      他們是與冰督一樣傳奇且神秘的存在,他們擁有眾神的烙印。長者們說他們叫柯爾。
      但冰督只是個傳說,更別提科爾。羅倫佐覺得自己真的瘋了,才把傳說跟現在出現的不明人士聯想在一起。
      不過還有更好的解釋嗎?
      我又該想甚麼呢?他在心裡苦笑。
      也許想我快死了。
      他太大意了。以為自己的戰鬥經驗足以應付──
      羅倫佐,這些,根本不算「戰鬥」。頂多只算豺狼在爭奪食物,我們連戰士都說不上,差的遠了。
      芙菈紋的聲音,他還記得當下她平靜的語調和嘲諷的語氣。
      自滿是會害死人的。她說過。
      芙菈紋,嬌小、堅韌,卻又看似怯弱的芙菈紋。羅倫佐心知她比她表現出的、比羅倫佐看出來的,更有能耐、更睿智。
      她是羅倫佐的秘密武器,讓他成為重要角色的原因就是因為她。要不是有她的策略,羅倫佐也不會被首領大大看好,直至現在提升到副領導人的位子。都是因為芙菈紋,她提供了所有好戰略跟概念給羅倫佐,並讓他告訴集團首領。
      她遠比她表現出的有能耐,因此就算如今羅倫佐快死了,他也希望她能活下去。她是個比我好很多倍的人。
      而且,如果只有一個人能活下來,就算沒有羅倫佐的祈禱,也一定會是芙菈紋。她是天生的生存者。


      芙菈紋以為自己要死了。
      畢竟一道銀色的影子找到她了。
      她握緊刀,抬起頭,心想自己無論如何都不能毫無反抗的任人宰割。
      迎面而來的是一道銀光。儘管映照著月光,但在視線不佳的雨夜,迎向那微光仍像直接見日一樣讓芙菈紋有片刻不能見物。
      然後,視線回復,她眨眨眼擠掉淚水,習慣了光線之後的她看見銀光的來源是一副面具,一副極美的面具,有著精美繁複的精巧雕刻,覆照住面具主人的上半臉,蓋住兩眼和右邊一部份臉頰。
      但最讓芙菈紋在意的是;面具主人似乎不想殺死她──反而像觀察似的在研究她。
      那總是好事一件。
     「出來。」面具主人開口,如今芙菈紋可以確定她是個女人,而那女人的聲音出奇輕柔,不像她習以為常,聽了總覺得不自在、想躲開的粗野嗓音。她發覺自己想走出去,離開庇護。她發覺自己想聽她的話。
      不行。芙菈紋的直覺說,它是她能存活至今的一大原因,離開這裡代表離開最後屏障。
      反正留在這裡一樣得死,她心裡另一個聲音反駁直覺,不斷的慫恿芙菈紋走出去。倒不如出去刺他們一刀,駁點尊嚴。
      那提議實在誘人,而且芙菈紋也想信那聲音說的「留在這裡一樣得死」。
      最後,芙菈紋下定決心。
      「好。」她咬牙回答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.S.貓 的頭像
E.S.貓

E.S的貓窩

E.S.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