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先...先說歡迎抓錯字(爆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       

 

        西倫跑在同伴的最後面,一方面是為了思考,另一方面是因為她本來就不擅場短跑。

到的時候牠們已經在那裡了。

布萊迪立刻拔出他那可伸縮的長槍(因為縮起來的樣子幾乎就像拐杖一樣,所以西倫和赫利歐斯到現在還是會笑它),用極快的速度衝上去,他向來是速度最快的那個。

西倫也讓兩把長刀從背上滑出來,一手一支 一公尺 長的致命武器。

赫利歐斯已經拿出他的魔法武器,今天是呈現長劍的型態(這是一個很長的故事)

他們三個一起往魔獸的方向衝去。

布萊迪在那些魔獸沒出現在客棧時,就知道,西倫的計畫沒有按照她的預期。

因此他現在在西倫的眼裡看到一絲恐懼,也知道她待會絕對不會承認。

「現在怎麼辦?」赫利歐斯問。

「布萊迪?」西倫大喊,蜂蜜色的頭髮散在臉上。

布萊迪一臉冷靜的回望她,希望她放鬆一點點。

她吐了口氣,「快點好嗎。」

「不客氣。」布萊迪回答。西倫式道謝。

那些魔獸就在村子的市集那裡。

這個村莊是個很規律性的地方,可以說是一條街道一個世界(像是市集或住宅區)。而那些村民好死不死幾乎全部都在市集那裡,現在是採貨時間嗎?

布萊迪暗聲咒罵。不僅是因為這會妨礙打鬥、造成不必要傷亡,也因為──他兩天沒吃東西了。而西倫和赫利歐斯也是。他努力把視線專注在魔獸身上而不是食物。

狼型魔獸的習性非常的……狼,所以每次一定都是群體活動,西倫掌握到這點,因此這次可以來個大屠殺,一乾二淨。她的計畫也沒完全失敗,只是沒有照原本期望的方式──不波及到無辜人士──罷了。而布萊迪發現他一直在強調這點。

「媽呀我餓死了。」赫利歐斯說,布萊迪大笑,連西倫也露出微笑。

那些村民還算聰明,不是躲在暗處就是躲在附近的房子。這些中古世紀風格的小屋露出一雙又一雙的眼睛,感覺真不比那些魔獸恐怖。

二十幾隻狼型魔獸在小街道上一字排開,布萊迪真希望他們不要那麼堅持這「一字排開」的姿勢,因為有好幾隻腳都踩在那些新鮮美味的蔬菜水果上。

「速戰速決吧。」西倫嘆氣。

「嗯,」布萊迪回答。

「我餓了。」赫利歐斯說。

他們三個同時進攻

 

布萊迪隨意跳上一隻狼獸的身上,長槍刺進牠的要害──脊椎──裡頭,同時透過長槍感受到牠深棕色毛皮的粗糙度就像樹皮一樣。狼獸哀號一聲倒下,布萊迪也被另一隻聽到同伴哀鳴的狼獸撲倒在地,並把他壓在身下,利牙往牠的左手臂咬去。

真不聰明,布萊迪心想,如果自己的手臂會乖乖讓敵人咬,那他穿的衣服(或是他的手臂)都不會是什麼好東西,獵人的衣服可不是什麼普通材質。他用力往狼的腹部踢去,狼獸微微退後但並沒有完全放開他,牠繃緊神經準備來第二次撲擊,只不過不同剛剛,這次布萊迪全看在眼裡,他舉起長槍,隨時準備迎敵:狼獸一躍而起── 一顆蘋果把牠打在地上,威力大小跟被保齡球砸中差不多。牠往旁邊一看──

「擦一擦就可以吃了。」西倫說──不知道什麼時候綁起她的頭髮──她正砍下一隻狼獸的頭。

「謝了。」布萊迪回答,難得的西倫式關心。他快速的擦了擦蘋果,並咬了一口,然後再一口。喔,老天,人間美味。

 

赫利歐斯將長劍刺進一隻狼獸的喉嚨裡再快速拔出。並用另一隻手握成拳(手背上綁著一把刀)往另一隻從他左邊進攻的黑色狼獸用力打下去。他親愛的雙胞胎妹妹應該要學學他一心二用的技巧。他抬起頭看了一下戰況──嗯,死的都差不多了,但突然他差點從他站的攤子上跌下來,赫利歐斯怒吼:「布萊迪!你就顧吃!」

 

西倫站在一堆木板箱上,兩手並用解決最後兩隻魔獸。她聽到哥哥的怒吼時不禁搖搖頭。又來了,她心想。市集另一端,布萊迪把蘋果丟向赫利歐斯,形象啊各位,她翻了一下白眼,並準備從箱子一躍而下。

不過這是個該死的錯誤,又有一隻狼獸從暗處衝出,讓她用力撞在地上。左手的刀飛到離她約 三公尺 的距離。她舉起右手並揮刀,落空。狼獸後退到大約自己的三步距離,紅眼有光彩閃爍。牠的身形就同類而言算是嬌小,但是西倫絕對不會牠眼中閃爍的狡詰。

她舉起長刀準備再次迎敵──不料一陣熟悉的暈眩襲來,讓西倫不得不一隻腳跪在地上,她大口喘著氣,幾乎快要窒息。

狼獸見有機可循,立刻將西倫撞倒在地上,帶有血肉氣味的溫熱氣習離她的脖子只有不到 十公分 的差距,但她卻連手都舉不起來。

一切幾乎只在眨眼的瞬間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.S.貓 的頭像
E.S.貓

E.S的貓窩

E.S.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